大師風範--與腸道菌大師光岡知足教授對談

 

十一月的東京,秋高氣爽,是我最喜歡的季節,以前在東京大學校園,這季節,滿地金黃落葉及銀杏。

Fibro製藥久保田社長知道我與光岡知足教授同時受邀在19日的日本乳酸菌學會二十周年研討會演講,又知道我與光岡教授多年未見,就熱心的在銀座設宴款待我及光岡教授夫婦。

11月18日,參觀完Fibro製藥後,與久保田社長趕赴銀座。餐廳擺設是銀座調調的高雅簡樸,鰻魚盒餐同樣高雅簡樸,配上美酒,激發大師談興 (圖一)。

光岡知足教授是東京大學榮譽教授,是腸道菌研究先驅,他寫了多本暢銷書,如腸內革命,老化的原因在於腸等。 他40年前發表的「腸道菌隨年齡變化圖」(圖二),仍然廣泛被愛用,清楚傳達好菌減少,壞菌增加的概念。他獲獎無數,2007年更因為在腸道菌研究累積驚人的研究業績,而獲頒梅契尼科夫紀念大獎 (註一)

光岡知足教授知道我是二十周年典禮中,唯一的海外講員,總是有些惺惺相惜,特別健談。高齡80的大師,耳聰目明,得意的給我看他隨身攜帶閱讀的論文小冊。他習慣將期刊論文50%縮小,裝訂成冊(圖三),彩筆重點(圖四),甚至做表整理。我們為討大師歡心,特意誇大的表現欽佩,童心未泯的老教授更加傾囊相授。說真的80歲有如此眼力,做學問仍然如此孜孜不倦,確實令人無限佩服。

三小時的用餐時間,因為餐點簡單,反而更多交談,我做的只是在適當的時機,用提問,甚至反論質疑,來誘導大師的思路談興。

光岡知足教授近年常在公開場合談他很執著的「死菌有效論」,我也同意死菌在某些機能性上,確實有效,特別是與免疫相關的機能特性。不過,光岡教授以他的高度,不加修飾的談這個議題,再經過媒體宣染放大,確實讓不少企業非常頭痛。我會另闢專文討論「活菌死菌」問題,不過我先概括的說,不論如何,活菌還是王道,能吃活菌,就吃活菌吧!

光岡教授很在意Probiotics (益生菌), 及Prebiotics (益生元)的命名被歐洲人搶了頭彩,所以提出Biogenics的名稱與概念,還成立了Biogenics研究會。 Biogenics定義是:「生物所製造的生理活性物質,能改善腸道菌相,對健康有益」,究竟和益生元有何差別? 以後有空再來談這個問題吧!不過很可惜的是,這個語詞並未被國際廣泛接受。。 

足足三小時,談得盡興。隔天的二十周年研討會,就送我一本著作。光岡教授輩分極高,大家納悶,為何我與大師如此親密,我覺得也許是因為重視上下輩分的日本學界,誰敢如我放膽與大師辯駁。

大師風範! 光岡教授令我想起恩師田村學造教授及山崎真狩教授,同樣的威嚴,同樣的專注,同樣的真誠。就是這群宗師築起東京大學百年學術地位。

(2010, 11, 25於北京友誼賓館貴賓樓) 

   

註一: 梅契尼科夫(Elie Metchnikoff),1908諾貝爾醫學生理獎得主,首倡優酪乳與長壽相關, 2007年是他著作“The prolongation of life”發行百年,特設紀念大獎,頒給對腸內菌研究有傑出貢獻的三位學者。

 

(圖一) 光岡教授,我,及久保田社長

 

圖二: 光岡教授原圖改繪 (轉載自「你不能沒腸識」)

 

(圖三):光岡教授的隨身縮小版論文讀書小冊

 

(圖四): 彩筆標示重點

 

圖五: 與光岡教授夫婦,及友人小林由佳小姐在銀座街頭

創作者介紹

有腸識,才能腸命百歲——蔡英傑博士的乳酸菌、腸道健康教室

蔡英傑博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