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化吸收是腸道的基本功能,接著我要介紹比較不為人所知,但是卻是越來越重要的腸道神經系統,你不可不知,值得你全神貫注。

『憂鬱、焦躁、精神分裂症、自閉症、強迫症,當然應該看精神科醫生』,連我自己都會這麼想,醫生會用精神藥物治療,症狀會改善,但不易持久,而且副作用不小。

最近,醫學研究發現腸道與大腦,腸道與精神疾病,竟然有不可思議的關連,治偏頭痛的藥可以拿來治腸胃不適,治恐慌症的藥,現在用來治腸燥症。便秘的人會頭痛、失眠、憂鬱、煩躁,連腦下垂體功能都會受影響,使女士們脾氣暴躁。

『蔡教授,這是怎麼一回事?為什麼精神疾病會和腸道有關係?』

這就是腸道的神妙,它不但是消化器官,也是大腦以外,最為複雜的神經系統,有多達一億以上的神經細胞分佈在腸道。

專門研究腹部神經系統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麥克傑森(Michael Gershon)教授,因此把腸道神經系統稱為『第二大腦』,或腹腦。他曾經形容腸道真的會感覺(feel)、會思考(think),更會表達情緒(express),而且和第一大腦一樣,會學習(learn),會記憶(memory)。確實如此,腹腦名符其實是個『腦』,它會接收來自腸道的訊息,作出判斷,然後發出指令。眼睛鼻子就只能接收訊息,回傳大腦。

腹腦不但藉著操控腸道的消化作用,而展現它在生命中的樞紐地位,更重要的是,它操控腸道,放出各種腸道荷爾蒙,影響全身大小器官,包括位高權尊的第一大腦。

為什麼要有兩個大腦?

消化作用對生命維繫太重要,所以在演化上,先有腹腦,再有大腦。像腔腸動物全身幾乎就是消化器官,所以只有腹腦,沒有大腦。所有脊椎動物都已演化到有兩個大腦,讓大腦去處理高層次的理性活動,但是將維繫生命的消化作用,仍然歸腹腦打理。

由胚胎發育來看,在胚胎神經系統形成最早階段,早期神經細胞的一部分留在胚胎頭端的神經管,形成中央神經系統(大腦),另一部分由神經脊來的前驅細胞,從胚胎頭側往尾側遊走,轉變為獨立的腸道神經系統(腹腦),分佈於腸道肌肉層間及黏膜下層

兩個神經系統分別發育成熟,最後才由迷走神經系統建立聯繫。兩個神經系統基本結構非常相似,都由複雜的神經網路構成,收發神經脈衝,運用多種共通的神經傳導物質來傳達訊息。I

腹腦主要机能是 偵測胃部活动及消化过程,然後主動调节消化速度、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分泌,調控腸道蠕動速度與模式。我們的消化道中,口腔及食道的咀嚼及吞嚥功能是由大腦控制,整個腸道運作完全由腹腦負責,到最後的肛門,控制權才再交還大腦。

腹腦還會儘量不讓經常胡思亂想的大腦,太過分干涉消化作用。由上到下傳送的訊息量,遠少於由下向上,也就是說,主要是腹腦向大腦提供腸道訊息,大腦比較少向腹腦下指令。其實神經訊息的傳送遠比想像的漫,如果沒有腹腦,腸道大小事務,都要由遠在頭部的大腦掌控的話,我們的神經傳遞系統根本無法負荷,必須完全重新設計。

美國加州大學的Benjamin Libet教授說:「大腦總是活在過去,皮膚接到刺激,大腦要0.5 秒後才知道,身體已經做出種反應,大腦卻要0.5 秒後,才知道已經做出反應,才開始『思想』為什麼做出種反應」。德國的Wolfgang Prinz教授說「我們經常是依照『腸道反應』作事,然後大腦才去想為什麼」。 

各位讀者,沒有腹腦,那0.5 秒早讓我們在物競天擇中被淘汰了。

   未命名.png

  腹腦與許多心理疾病關係密切

腹腦和大腦間的連繫,非常密切,而且互相影響。美國有句成語說:『Butterflies in my stomach』,緊張得好像有蝴蝶在肚子裡飛。當我們緊張的時候,交感神經興奮,使得腸道活動降低,消化液分泌量減少,排便不順。如果長期處於緊張狀態,各種腸道毛病都會浮現出來,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腸燥症。一緊張,蝴蝶就在肚子亂飛,就肚子痛,就想跑廁所。腸燥症不會傳染,不會致命,但卻帶來無限困擾,嚴重時,連家門都出不了。

幼年期心理壓力對腸道機能的影響特別明顯,甚至影響到腸道的正常發育,高達七成的慢性腸胃症患者,在孩童時期,曾經經歷過親人生離死別等深刻的傷痛,傷痛不是刻骨銘心,應該說是『刻腸銘心』。

拿兒童自閉症做例子,早在60年代就已經注意到自閉症兒童的腸道問題,幾十年來,自閉症與腸道健康的研究,如雨後春筍,2009年,美國的Levitt教授發現有一個特殊基因同時影響自閉症發病與腸道機能,這篇發表在美國小兒科期刊上的論文,將所有的論爭畫下句點。

現在我們知道絕大多數自閉症兒童,都有明顯腸道發炎現象,他們的腸道壞菌與正常兒童大不相同。有一位叫Campbell-McBride的神經學專家,因此讓自己久治不癒的自閉症小孩,服用益生菌,腸道調理好了,自閉症竟然也好了。再不了幾年,也許『治療自閉症,先由腸道著手』,就會成為定論。自閉症專用的腸道保健產品也許可以幫助許多病童,造福許多家庭。

憂鬱症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21世紀三大疾病,我在上課或演講時,經常指著台下聽眾說:「在座諸位,有5到10%現在患有憂鬱症,有20到30%在一生中將有一段期間罹患憂鬱症」。

提到憂鬱症,一定會想到血清素(serotonin),它常被稱為大腦中的幸福分子,與情緒調節有關,血清素分泌量不夠或作用不良會造成憂鬱症。

血清素主要是由腹腦所分泌,它作用在腸道,促進腸道動,也作用在大腦,調節情緒,睡眠,食欲,與學習記憶也有關係。當你血液中的血清素濃度太低,你會感到心情低落,蝴蝶開始在在肚子裡飛。當你服用抗憂鬱藥,例如百憂解(Prozac),也許心情就開朗些,肚子也舒服許多,因為百憂解會提高血液中血清素的濃度,也就是說抗憂鬱藥不是作用在大腦,其實是作用在腸道。

腹腦與大腦關係密切,同樣的,腸道與心理互相影響,治療自閉症、燥鬱症、強迫症、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時,如果能兼顧病患的腸道,治療效果會大大提升的。

腹腦所分泌的血清素影響層面還不只如此,血清素不夠,會加強你的侵略性,大腸燥激症是因為大腸局部血清素濃度太高,最近甚至發現血清素會抑制骨骼形成,所以吃太多抗憂鬱藥,可能讓你容易骨質疏鬆。

有趣的腸道荷爾蒙,還不只血清素,像CCK會降低血糖,讓你昏昏欲睡;用餐後腸道會分泌一群飽食荷爾蒙,抑制大腦的食慾。飢餓素 (ghrelin)是最新發現由胃部分泌的一種會刺激食慾的荷爾蒙,它可用於促進癌症病患的食慾,不過長期熬夜的人請注意,睡眠不足會促進飢餓素分泌,食慾旺盛,越吃越多,很快就變胖。

耶魯大學的團隊最近發現飢餓素可以促進記憶,幫助學習,而且他們建議最好肚子餓的時候讀書。第四章中,我還會談更多有關腸道荷爾蒙的有趣研究。

腸道的味覺比舌頭靈敏

大腦會感知,會接受訊息,而且做出反應,我們的腹腦同樣也有很強的監控系統,腸道內壁佈滿了各種感測器,能夠精確的偵測腸道中成千上萬的化學物質。

最有趣的是,最近發現腸道和舌頭一樣,有許多味蕾細胞,可以分辨甜味、苦味、甘味等味道。吃到好吃的食物,舌頭味蕾會告訴大腦〝好吃!〞。當你的腸道味蕾偵測到某些喜歡的〝味道〞時,會在你「不知不覺」中,不必經過大腦,就可以刺激你的食慾,讓你感到愉快,甚至調整你的胰島素分泌,「媽媽的味道」很可能就是刻印在腹腦。

不僅如此,著名的科學期刊『臨床研究』,在2008年刊登了一篇,美國加州大學Osborne教授的精彩研究。他們發現,當我們吃進了有毒物質,小腸偵測到毒素的『苦味』時,立刻做出保護反應,下指令快速減緩腸胃蠕動及消化液之分泌,讓食物在胃部停久一些,增加被嘔吐排出的機會,最奇妙的是,小腸同時會立刻分泌出『飽食荷爾蒙』,讓你不想再繼續吃東西,防止你吃進更多的毒素。

如何!有趣吧!腸道確實就像麥克傑森教授所形容會感覺、會思考,會學習,會記憶,會表達情緒,而且懂得自我防衛。

我們中國人早就知道腸道腹腦與大腦中間的密切關係,東醫寶鑑中說:『腦為上丹田,藏神之府,心為中丹田,藏氣之府,臍下三寸為下丹田,藏精之府』。由下而上,『精實則氣充,氣充則神旺』,『精虛則氣竭,氣竭則神逝』。各位,關愛腸道、照顧腸道。腸道如果健康。自然精實,氣充,而且神旺,百病不侵。

 

 

(全文摘自拙作「腸命百歲」) 

蔡教授的健康腸識

我們的電腦一定會裝有防毒程式,不但可以防止有病毒感染的電郵進來。而且,一定時間就會自動掃毒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這種防毒程式也必須隨時更新,才可確實保護電腦安全。

你相信嗎?我們的腸道也會定時自動清洗內部。腸道平常的蠕動非常緩和,只有當食物進來,或排便訊號來了,才會加強蠕動。但是,當你晚上睡覺時,腸道會分泌一種叫做蠕動素(motilin)的荷爾蒙,蠕動素常被稱為〝腸道管家婆〞,它會讓應該處於休息狀態的腸道,開始收縮蠕動,而且分泌多量的消化酵素,消化腸道中殘存的食物,自動清洗腸道,恢復腸道的戰鬥力,準備迎接第二天的忙碌。

Posted by 蔡英傑博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